杨耀杰:较量,在反贪前线
 


 
  走在人群里,他并不起眼:中等个头,衣着朴素,总是斜挎着一只半旧黑包,时常一脸微笑。
  但贪官们闻其名而胆颤,因为“什么都瞒不过他的眼睛”。

  杨耀杰,48岁,市检察院反贪污贿赂局副局长,参与和组织侦破经济犯罪大要案200余起,其中有25名厅局级干部受到法律严惩,为国家挽回经济损失上亿元。

  今日,当选全国“十佳反贪局长”,杨耀杰在京受奖。

  “与贪污犯罪人员较量,没有敢于碰硬的骨气绝难成功”

  1991年夏天,市检察院收到一封匿名举报信,杨耀杰从信中寥寥数语中,发现一起涉嫌在采购黄金业务中收受贿赂的窝案。逮不到行贿人,案件就难攻破,行贿人却是专事走私的黑道人物阿童。

  按照侦查方案,杨耀杰决定化装成黄金贩子“卧底”。他深知此行危险,想到8岁的女儿,临行前对一位同事说:“如果我有个三长两短,后事就拜托你了。”

  来到深圳,第一个线人临阵脱逃。杨耀杰找到第二个线人,反复寻觅,闯进了阿童的住地。此时的阿童已获知武汉方面的风声,对生面孔特别防备。当即将线人单独拉进里屋,指着杨耀杰恶狠狠地问:“他是不是公安局的?”线人强作镇定告知,是自己的新“马仔”。

  杨耀杰带着30万元借来的巨款,再次深入虎穴,与阿童交易。阿童一会儿要看现金,一会儿要看武汉银行的封鉴,一次次变换交易地点。在“考验”中稍有差错,阿童就准备将他“干掉”。杨耀杰沉着应对,摸清了情况。最终,以阿童为首的黄金走私团伙被一网打尽。

  自1989起,杨耀杰战斗在反贪第一线。15年来,面对形形色色的犯罪分子和调查对象,有阿童这样的黑道人物,也有位高权重的官员、关系网复杂的社会名流,杨耀杰常对战友说:“办案就要冒风险,想四平八稳就别干反贪这一行。”

  高干子弟张建国,曾任汉鹏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总经理,因其工程在武汉市创下多个“第一”而知名,是市区两级人大代表。群众多次向反贪局举报其涉嫌受贿、贪污,1999年,杨耀杰带领干警展开调查,找到了作案证据。

  张建国“先发制人”,指责反贪调查。有人为杨耀杰担心,杨耀杰回答:“不管他头上有多少光环,不管他有什么关系,有问题就要一查到底。”他指着汉鹏公司承建的大厦对办案干警说:“这是武汉市的窗口,耗资几亿元却一直穿不上‘衣服’,时过多年还是一副光秃秃的框架孤零零地立在那里。这是为什么?我们不能让国家巨额资金被腐败分子打了水漂。”

  张建国私设小金库侵吞公款13万元的犯罪事实浮出水面,杨耀杰果断建议对张立案侦查。他多次参与查账,亲自询问重要知情人,张建国涉嫌犯罪的金额逐步上升到上百万元。2001年,该案终结,张被判处无期徒刑。

  “反贪的对象手握权力,也有智力,要彻底制服他们,用勇,更要用智”

  “杨耀杰敏捷、睿智,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抽丝剥茧,抓住要害。”市反贪局副局长王永浩与杨耀杰同时进入反贪部门,两人“搭档”十余年,他把与杨共事当作人生快事之一。

  杨耀杰能够从一封封措辞微妙的匿名举报信里,大体判断出举报人与被举报人的复杂关系;能够从一大堆混乱不堪的账目中,透视出背后的种种“猫腻”;能够从调查对象的不经意小动作中,推测出其心理动摇的临界点。

  1995年,在查办一家单位的行贿案中,一张8000元的报账发票引起了杨耀杰注意。发票上填的是工作服,由一家童装厂开出。

  杨耀杰假扮购衣商到童装厂参观,问明会计、出纳、经理都在,当即亮明身份,查出这张发票的底联金额仅为80元。

  行贿单位负责人不得不吐真话,由此查破了团省委原副书记杨泽林受贿案。

  1996年,某司法单位原副局长谷某因涉嫌受贿罪被捕,羁押在洪湖市公安局看守所。杨耀杰在多次提审中发现,不管摆什么证据,如何发问,谷均是满脸不屑,应答流利。杨耀杰敏锐地感到“可能串供了”。他带干警连夜对谷的亲属逐个分离询问,查实看守所干警刘某收受贿赂,带谷的亲属深夜与谷见面,订立攻守同盟。刘某被送进洪湖市检察机关。谷的心理防线彻底崩溃。

  杨耀杰的一句口头禅经常被同事们引用:“让一个人承认错误比较难,让一个人知道将要承担的法律后果而主动承认犯了罪,更是难上加难。我们是搞反贪的,必须依法办案,攻坚克难。”

  15年来,杨耀杰总结办案经验,撰写多篇数万字的论文,在《中国刑事法》、《反贪工作指导》等刊物上发表。作为反贪侦查专家型人才,他在“全国基层检察院反贪局长轮训示范班”上,讲授了“反贪污贿赂侦查讯问方略”。天津市检察院、新疆自治区检察院等单位慕名邀请他前去授课。

  “我只是大海中的一滴水”

  2001年,杨耀杰担任市检察院反贪局副局长。在坐镇指挥办案时,他分工明晰,讲求团队合作精神,高效办理案件。

  2004年初,反贪局侦破某政府机关一名处长受贿串案时,发现另一行政机关的处长牛某也有受贿嫌疑。事前已闻风的牛某到案后,拍着胸脯叫:“我没问题,你们怎么查都没用。”

  牛某被干警带走前,悄悄将一只鼓鼓的皮包塞到其同事手里。研究办案时,干警们将这只包摆在桌上。杨耀杰迅速将里面的材料、小字条、银行卡等一一分类,装进了6个信封,分别写上存在哪些疑点、应找哪些知情人、要发现什么问题、达到什么目的。再根据干警专长分工。干警们揣上这6个“锦囊”,迅速取证。杨耀杰一边询问进展,一边仔细观察牛的反应,调整询问对策,有效地指挥跟进。12小时内,牛某交代了涉嫌受贿20余万元的犯罪事实。这条线索,最后扩展到5起国家政府机关工作人员受贿大要案。

  杨耀杰还推行重大案件侦查人员“随案听庭”制度,改变了过去侦查、起诉各自为阵的模式。侦查人员在法庭审理时,旁听公诉人与辩护人的交锋,找出差距,提高办案质量。

  十多年来,他查办的贪官从科级到厅局级,查处贪污数额从数万元到数千万元。他将贪污犯罪概括成一种“病”:“贪污者不是因为穷才犯罪,而是有了权利不能正确对待,这是精神与人格上的病态。每查办一起案子,我都要总结其犯罪的内心轨迹,警示他人。我希望我们的社会中,这样的‘病人’越少越好。”

  杨耀杰先后被评为省“优秀检察官”,省“人民满意政法干警”,市劳动模范等。对此次获评全国“十佳反贪局长”,他反复说:我只是大海中的一滴水,折射的是检察干警的形象;能够获得这么多的荣誉,印证了国家反贪污腐败法律制度的胜利。(转载自中国职务犯罪预防网)
 

Copyright 2004 江苏教育纪检监察 All Rights Reserved

传真电话:025-83335643

建议使用IE浏览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