湖北随州规划局原副局长:职务犯罪极不划算

湖北省随州市规划局原副局长肖立胜身陷囹圄后认识到——

  “单算经济账,职务犯罪也极不划算”

  忏悔人:肖立胜

  原任职务:湖北省随州市规划局副局长

  涉嫌罪名:受贿罪

  案件进展:2011年12月1日,肖立胜被检察机关提起公诉。
  案情简介:检察机关指控,2008年8月至2011年3月,肖立胜利用职务便利,在项目规划方案审批、项目规划方案修改调整、楼房容积率核定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,先后收受房地产开发商贿赂共计20万元。
  收受开发商礼金走上了犯罪道路
  我大学毕业后到随州市规划局下属单位规划勘测院工作,先后任副院长、院长。2007年任规划局党组成员、总工程师,2008年起任副局长。我曾获得“全国城市勘测先进个人”荣誉称号。 
  客观地讲,我对工作还是兢兢业业的,也能够在工作中坚持原则。在搞好业务工作的同时,没有忘记自己品德的修养。在任规划勘测院院长期间,我能够严格遵守财务制度,从不插手收费问题,也从未为谋一己私利而减免收费。对财务开支,也能严格按有关规定办,大的开支都是开会议定,每季度公布一次财务状况,随时接受审计等部门的检查。在历年的财务审计中,都未有涉及个人的问题及乱开支现象。 
  当上规划局副局长后,我从一名纯技术人员转变成一个兼管技术的行政管理人员。岗位职责变了,但自己还没有能够真正进入角色,也对目前社会上的复杂情况了解不多,理解不深,缺乏抵抗力,逐渐放松了警惕。 
  当开发商开始主动找我,并跟我称兄道弟时,刚开始我还能自觉地抵制这些现象,把他们送给我的钱不是退回去就是上交到单位。但慢慢时间久了,我渐渐麻木了,认为社会风气就是这样,于是放松了对自己的要求,开始收受开发商送的礼金,逐步走上了犯罪的道路。心有贪欲是犯罪主要原因 
  我在上大学时就入了党,是受党教育培养多年的干部,为什么在短短两三年之内就蜕化变质,被开发商拉下水呢?在接受审查期间,我日夜反思这个问题,思来想去,感觉主要是自己本身出了问题。 
  首先,自己学习不够。我平时对业务学习是很重视的,也长期坚持了,但对政治学习缺乏兴趣,对有关法律法规的学习也流于形式,从“二五”普法到“五五”普法,书都领了,但我并没有认真学。虽然也参加了几次反腐倡廉教育,但基本上没什么印象,没有深入大脑,没有起到作用。不认真学习,不深刻反思,的确害死人呀! 
  第二,社会风气的不良影响也不容忽视。虽然党和国家在反腐倡廉教育及处罚方面力度越来越大,但客观地讲,社会风气并没有因此而得以彻底净化,为办点事请客送礼仍是普遍现象,而这种现象不是暴风骤雨式的,而是和风细雨、润物细无声式的,开始是吃个饭,再送点东西,然后是送金钱,没有一定的定力,不受感染的确是较难的。我开始到规划局上班时,还能够洁身自好,但时间长了就放松了警惕。 
  第三,规划行业的确是所谓的“高危行业”。我蜕化变质,主要是受开发商的影响。实事求是地讲,大多数开发商还是遵纪守法的,按照行业规则办事,请规划管理人员吃个饭,甚至送点东西,并不是要求违规提高容积率,或是违反原则调整规划,而只是要求审批快一点,在各个环节按法规及有关规定顺利一点而已,避免一个小项目一拖就是大半年甚至一年多。但的确也有极少数开发商为达到自己利益最大化的目的而不择手段,拉拢腐蚀规划管理人员。我就是被腐蚀的规划管理干部中的一员,属于典型的立场不坚定。 

  第四,没有很好地做好角色转型。我原来一直是从事业务工作的,没有从事过管理工作,到规划局任分管业务的副局长后,手中有了审批的初审权,有了建议权,自己虽然不觉得怎么样,也不见得就有什么权力(真正的审批权都在局长和市领导手中),但有很多人还是很看重我的建议权。我从以前跟别人说好话揽业务到现在开发商有求于我,没有想到角色的转换需要更加谨慎、更加小心,在心理上、头脑中没有筑牢反腐倡廉的防线,所以在金钱面前栽了跟头。 
  以上虽有一些客观原因,但我反思良久,认为主要还是自己的贪欲在作怪。我自认为自己并不是一个贪婪之徒,但贪念还是存在的,这就是我犯罪的根源所在。 
  算一算经济账就知道职务犯罪极不划算 
  我走到今天这一步,是很后悔的。从一个农村出来的人,考上大学,当上副处级领导干部,是非常不容易的。这期间我受国家和组织多年的培养,在专业方面早已是高级工程师,按说不存在经济困难的问题。我辜负了组织多年的培养,对不起多年来帮助、关心、赏识我的领导,对不起与我一起工作多年的同事,因为我,他们也受到不良的负面影响。我也对不起家庭,妻子、女儿原来以我为荣,而现在因为我而抬不起头来,对她们今后生活的不良影响将是长远的。
  社会影响、自由等等都抛开不说,单是算一算经济账,职务犯罪也是极不划算的:作为一个副处级领导干部,我每个月有3000多元的工资,加上奖金、福利之类的,每年有5万多元的合法收入。而且吃的、喝的、坐的基本上都是国家的,不仅有专车和司机,而且职务消费一年也有十几万元,这样算下来,国家每年为我至少要付出20多万元。我工作十几年退休后还有退休金,简单算一算就是几百万元,实在不是我受贿的一点钱可以比的。就是说,仅算算经济账也是很不值得的。 
  虽然我现在肠子都悔青了,但也于事无补。在长期深刻反思之后,我认识到自己所犯错误的严重性,并且已严重违法。我现在想做的,就是老老实实改造自己的世界观,从内心深处检讨自己,争取得到宽大处理,以后到社会上凭自己的技术好好干事,踏踏实实清清白白做人,以回报社会、回报组织和家人。
 

  (转载自正义网http://www.jcrb.com)

Copyright 2004 江苏教育纪检监察 All Rights Reserved

传真电话:025-83335643

建议使用IE浏览器